厘米客栈汤口南大门店是按星级标准打造的精品酒店。专业提供黄山山下山顶住宿代订,自由行策划,拼车包车等黄山旅游攻略一条龙服务。来黄山旅游请你选择厘米客栈。因为我们提供专业的服务;因为我们不懈怠对服务品质的追求;美好的旅程请从厘米开始。

手机 13955978655  江威

        13901048453  抱
 QQ  442392934 

        2777199411
客服微信  见文章标题下二维码
地址 黄山风景区汤口镇兆成天地A4栋(黄山换乘中心下850米)

当前位置:首页>厘米美食>抱一博客随笔>徐霞客第一次游黄山日记白话文译本
徐霞客第一次游黄山日记白话文译本
2012-12-02  被阅[3152]次  

本篇是徐霞客第一次游黄山日记的白话文译本,仅供参考。

 

初二(明万历四十四年二月),自白岳山(今名齐云山)下来,走十余里,循着山路向西,到达溪桥。渡过大溪,再顺着另一条溪水,依山势向北走约十里,只见两面山的峭壁像门一样封住道路,溪水也因此改变了流向。越过此地开始下山,下山的路既平坦又宽阔。走二十里,到了“猪坑”;再沿小路登“虎岭”,路非常险。走了十里,到达岭上;又走五里,越过这段山麓。这时,向北望,只见黄山群峰历历在目。又向前行进三里,抵古楼坳,这里溪水宽阔,水位比较高,却没有桥。水中枯木残枝遍布,涉水过程异常艰苦。约行三里,到达高桥村住下。

初三,跟随一位樵夫进山,翻越两道岭,下来又上去,再下来再上去。这两道岭都很险峻,名为“双岭”。共走了十五里,中途路过江村。再走二十里,抵汤口,香溪(即桃花溪)和温泉等水流都是从这里流出。折入山中,沿溪流慢慢上行,刚刚下过雪,积雪没过脚面。这样走了五里,到祥符寺(今已毁,故址在今黄山宾馆右上方)。汤泉仅与此处相隔一条溪,大家都脱掉衣服进入汤池洗浴。池的前方连着溪水,后面依着山,另三面都用石头围砌起来,上方有一环状石,就像桥一样。池水深三尺,虽然天气寒冷,但池水却滚烫,水泡从池底汩汩升起,有股浓浓的香气,黄贞的父亲说这里不如盘山(浙江黄岩县南部),是因为汤口、焦村孔道来洗浴的人太多太杂的缘故。

     洗完澡返回寺院,由一名叫挥印的僧人引领我去莲花庵。踏着积雪沿山涧往上走,涧水分三级,最下面的深潭为白龙潭;中间在涵洞内的叫丹井;井旁有块石头凸起,像药臼模样,名为药銚。涧水曲曲折折汇入溪流,周边群山峭立,树石掩映。

     在这样的景致中走了一里,到达一个尼姑庵。挥印和我俱属外人,不能入内。里面香炉和钟鼓架,都是天然古木所雕制。随后返回祥符寺住下。

     初四,纷纷扬扬地下着雪,我静静地坐在房中足足一整天。

     初五,天气仍旧很恶劣,我强躺着挨到中午。挥印和尚说慈光寺离此很近,我就让他带我前去。在路过汤池时,抬头看见一石崖,中间凿有攀岩鸟道,两边泉水像白绢一样流下。我从这里攀援而上;泉水形成的水雾,就飘浮在我的身上。转向右侧是茅庵,里面传出僧人作佛事的优美声响。从石崖下来,就到了慈光寺。慈光寺旧名朱砂庵。僧人告诉我说,山顶的各处房屋,均被大雪封住了道路,已经两月有余。今天早上派人去送粮,走到半路,因雪深没腰被迫返回。我的游兴受阻,不得不从大路走二里下山,到达住处睡下。

     初六,天气变好。请了位向导与我拄着竹杖上山,绕过慈光寺,从左边上去。石峰环绕,石阶全部被积雪覆盖,漫山洁白如玉。透过树林,仰头望见群峰汇聚,唯天都峰鹤立鸡群,高出群山一截。行数里,台阶越来越陡直,雪也越来越深,背阳的地方雪冻成了冰,又硬又滑,脚在上面站不住。我独自一个人前行,手拿着竹杖先在冰上凿一个坑,把前脚放上去,再凿一个坑,把后脚再放上,这样往复移动,慢慢前进。随行的其他人也仿照我的方法做,这样才上到山顶。站在山顶上,莲花峰、云门峰等大小诸峰尽收眼底,好像天都峰的卫士一样簇拥在周围。从这里上来,绝壁危崖,甚是险要,旁边长满了怪松,高的不过一尺,低的只有数寸,松针像毛发一样,树根扭曲嶙峋,而且越是长得矮小的树越显得苍劲古老,没有想到奇山中又生出如此奇树!在松石交映间,远远看见一群和尚缓缓下来,就像从天而降,他们都很惊奇,合掌问道:“大雪封山已经三个月,今天因为找吃的才勉强到此,你们为什么要上来啊?”他们还说:“我们前海各个寺院的人都已下山,去后海的路不通,只有走莲花洞才能过去”。按他们指的方向,我们一行人从天都峰侧面上去,从一个豁口处下去,向东一转,果然找到了去往莲花洞的路。

     我急着想看光明顶和石笋矼等名胜,遂沿着莲花峰一直向北去,上上下下好几次,终于到了天门。这里两边都是绝壁,中间的路只有一肩宽,高数十丈,抬头向上看,阴森悚骨。这里积雪更深,还是靠凿冰前进;过了这段,到达顶部,就是所谓的前海。由此处再上一峰,到天平矼,矼上凸起高耸的地方,即为光明顶。天平矼的下面是后海。天平矼南为前海,北为后海,以最高处划界;四面都是险峻的沟壑,唯有此处比较平坦;在前海的前面,以天都峰和莲花峰最为雄伟险峻;其南面属于徽州府的歙县,北面属于宁国府的太平县。

     我上到天平矼,想继续向光明顶进发,已经走了三十里,早已饥肠辘辘,于是到了天平矼后面的一个寺院。寺内和尚都在面南打坐,住持长老名叫智空,见我面色饥馁,先让人给我送来一碗稀粥。他说:“阳光现在虽好,但不会长久”。他指着一位和尚对我说:“你如果有力气,可先登光明顶,然后再吃饭,这样,今天还可以到达石笋矼,住在这位师父的寺院里。”我按他说的登上了光明顶,天都峰和莲花峰并列呈现在眼前,翠微峰和三海门则环绕在身后;向下俯瞰都是悬崖绝壁,山坞中是丞相原。光明顶前面有块石头伏下又突起,中间像是断了一样,孤零零地卧于山坞中心,上面生长着一株怪松,盘根错节,树荫覆盖其上。我侧身爬上树干,浔阳叔翁则站在对面,我二人互相赞美所看到的美景。看罢下山回到寺院,饭已做好。

     饭后,向北行进,翻过一道山岭,吃力地走在灌木丛中,来到一个寺院,名叫狮子林,这就是智空长老所说的下榻处。这里的住持法名霞光,已经早早地等在寺前迎接。他指着寺院北面的两座山峰说:“你可以先看这两处名胜”。我按其所指,从寺院后向北望去,只见山峦嵯峨,竞相争奇;再望西看,崖间有一处中断,用原木相连,上边长着一株松树,可借助它攀过去,这就是所谓“接引崖”。过崖时,要穿过一道石缝,乱石悬空之中,有一幢用木头搭建的小屋,里面可以落脚,但是不如直接站在石头上往下看更过瘾。下得崖来,循路向东走约一里,到达石笋矼。矼脊处倾斜光沓,两旁是深深的山涧,零乱的山峰森罗棋布;它的西面,就是“接引崖”上所见到的景象。侧面一座山峰高高耸立,上面有很多奇石怪松,我登上去向下张望,刚好与接引崖相对,峰回岭转,与先前大不一样。从山顶下来,太阳刚好落山,夕阳斜射在树上,映出不同层次,如此美景格外养眼,不知不觉已回到寺院。霞光长老摆茶迎接并引领我登上前面的楼台赏景。向西望去,只见一缕丹霞横贯南北,我误以为是山的轮廓,长老说,山影在傍晚时分会感觉距离很近,那是云气形成的一道暗影。我点头称是,知道这是雨的先兆。

     初七,四面山都被大雾笼罩,不一时,寺院东北方向雾散,西南方向雾还是很大,刚好像在寺院处被划分开一样。狮子峰时而隐在雾中,时而露出身影。吃过早饭,由接引崖踏着积雪下山,在山坞处有一小山峰凸起,上面长着一棵松树,破石而出,树干高不过二尺,但曲折盘旋达三丈余,树根在石缝间上下穿梭,几乎罩住了整座山,这就是著名的“扰龙松”。边走边看,不知不觉已走出狮子峰,继续西行,寺院西南方向为案山。走了二里,来到山顶,看到三面高出山坞之上,下面群峰排列,从石笋矼、接引崖一直绵延到此,连成一片,形成一路胜景。正在眺望时,雾已悄然散去,急忙从石笋矼北面转下山,走的正是昨日在山上所望见的北面的那条路。群峰忽上忽下,有的粗大雄伟,有的纤细秀丽,有的笔直如柱,有的倾斜飘逸,我穿行在其中,俯瞰仰观,左右环顾,真是步步生奇;但是走在壑险雪厚的山路上,也是步步小心。向前不远,山峰旁有一块石头突出,面向石壁,此石名曰“僧坐石”。向下走五里,路变窄了,沿山涧而行。忽见前面乱石纵横,把路都堵塞了。这片乱石距离很长,上面山上有山体刚刚脱落,片片岩石欲坠,寻到一条路走出来,抬头看峰顶,有人工凿出的一方块痕迹,中间刻着清晰的两个绿色大字“天牌”,这里也被称作“仙人榜”。再向前是“鲤鱼石”,鲤鱼石的前面是“白龙池”,这段距离共有十五里。山涧边有一茅屋,这是松谷庵旧址。再沿溪水往下走,溪边香气扑鼻,原来是一株寒梅在雪中绽放,分外清新高雅!到了青龙潭,一泓深水如碧,两条溪水在这里相汇,比白龙潭更显雄壮,且在巨石嶙峋中奔流而下,远近群山环衬,真是美妙绝伦。回到松谷寺吃饭,仍宿寺中。我初次来到松谷寺时,以为到了山下平地,等问过别人才知道,还要再下二重山岭,走二十里才能到达平地,到太平县则要走三十里。

     初八,打算去石笋矼探奇,然而却因为浓雾弥漫无法成行。没办法,只好到狮子林。风大,雾浓。我急欲赶往炼丹台,于是转向西南方向前行,走三里,路被大雾笼罩,偶然遇到一座小寺,刚进到里面,大雨倾盆而至,便在此处住下。

     初九,过午时分天气转晴。小庵里的慈明和尚一再向我夸赞西南一带的景色秀美,绝不逊色于石笋矼,有“秃颅朝天”、“达摩面壁”等名胜。我于是强拉着浔阳叔翁疾步来到山谷中观看,北面是翠微等山峰,南面是炼丹台等山坞,大抵可以与狮子林相媲美,但绝比不上石笋矼。正看着,雨又下起来,急忙返回小庵内。

     初十,早上大雨如注,至中午稍停。我拄着杖走二里,路过飞来峰,这里是平天矼的西北面,在它南面的山坞中,剑峰林立,刚好与炼丹台环绕。约行二里抵炼丹台,有一座山峰向西倾斜,山顶比较平坦。三面石壁上植被茂密,前面的一座小山峰在山坞中平地拔起,再外面就是翠微峰,三海门刚好与之对峙,我等一干人上去眺望良久。向西南走一里,转到平天矼下方,雨又大起来,急忙从天门处下来。两边山崖相距仅一肩宽,崖上飞泉就像从头上直接泼下一般。出了天门,危崖重叠,路只到崖的一半,比起后海一带的险峰峭壁,又是另一番境地。“海螺石”就在崖边,惟妙惟肖,来得时候太急没有注意到,现在雨中行进,因颇感奇异,问过别人,才知道这便是“海螺石”。赶到了大悲庵,又去旁边看过另一庵,晚上住在悟空上人处。

     十一日,登上“百步云梯”。阶梯仅够放下脚,由于陡峭,前面人的脚几乎贴到后面人的脸上,并且石质松脆,兀兀作响;前次下来时因为厚雪掩盖了险况,现在则令人心惊胆战。云梯是去往莲花峰的必经之路。下来时从山的侧面进去,也就是去往文殊院和莲花洞的路。由于大雨不止,只得下山,进入汤池,再次洗浴。从汤口出来,走二十里,抵芳村;又行十五里,到东潭,溪水涨得太猛,过不去,不得不停下。黄山的水,例如松谷、焦村的河流,大都是从北面太平方向流来的,南面的汤口,也是转向太平方向才汇入江中;惟有汤口西面有一股水流,到芳村变大,向南流向岩镇,到徽州府西北与绩溪会合。      

关键字标签:
最新文章推荐
 
本文由厘米客栈真诚奉献,个别图片采集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
返回页首

  版权所有2015   厘米客栈    皖ICP备11006567     皖公网安备 34100302000252       
订房、咨询 QQ: 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 
   sitemap     网站地图